酷评纵贯线乐团成员之周华健

2019-06-15 00:39:46 来源: 遂宁信息港

酷评——纵贯线乐团成员之周华健

曾经,对周华健和他的音乐,是如此的不以为然。 因为年轻时傲慢,热衷于标新立异,所以对平淡普通的事物,常常心存偏见。 那时候瞧不起周周上榜的畅销书,受不了张张热卖的口水碟,总觉得愈是人见人爱的东西,愈是俗不可耐。 ——可偏偏周华健就是这么不走运,恨不能每发一张唱片都唱烂街。电台、电视台、音像制品店也好,校园、KTV、乡村广播站也罢,他的音乐随空气流通,无处不在、无孔不入,恨不能是个活人、生了张嘴巴就会哼几句“花的心藏在蕊中”、“提着昨日种种千辛万苦”,听到人想吐。 ——于是,在我的印象之中,这个名叫周华健的港台歌手,一度俗到了一种“罪无可恕”的可恶地步。 只是,管你喜欢不喜欢、习惯不习惯,事如春梦了无痕。二十年刀剑如梦的音乐生涯路,在周华健的痴痴笑笑、缝缝补补间也就那么风雨无阻的过去了。 二十年前,当我们这些一脸懵懂的未来主人翁,还坐在某年级某班的小板凳上,为北京天安门朝着祖国心脏的那个方向而深感迷惘的时候,他就带着自己那颗年轻的心在人生的大道上追逐风、追逐太阳、追逐理想了。 没想到二十年后,当软弱天真的我们也渐渐沾染风尘,开始懂得用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的时候,这位只差“尘满面、鬓如霜”的元老级大叔,却还会在舞台上咧着大嘴、蹦蹦跳跳,嘻嘻哈哈的抱着吉他,轻声哼唱着幸福到想哭…… 二十年的岁月让周遭的人情事物变的天翻地覆。乐坛里一会儿流行嘻哈说唱,一会儿崇尚怀旧复古,好像一个歌手若不搜肠刮肚的颠覆点音乐传统、一张专辑里若没有云山雾罩的混杂上七八种曲风,就落伍平庸到拿不出手。 按说,周大叔混迹歌坛浮沉多年,又向来弄潮于流行前线,为自己炮制点八面玲珑应景讨好的另类音乐应该是小菜一碟。谁料他,越老越不上道,听来听去,还是那些生生世世暮暮朝朝的老调调。怪不得隔三岔五就会听到某某乐评人无情尖锐的批评说“他始终冲不破自己所设的枷锁,用依然老套的曲式和过于经典化的器乐演奏来自我陶醉。” ——老套,真的很老套。都什么时代了还满足于“一起吃苦的幸福”,还做梦“一起将岁月干燥编织默契”? 可我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毒,竟越来越喜欢听他的老调调。他的口水碟被我越来越频繁的推入唱片机,一遍一遍的转个不停: “我们越来越爱回忆了,是不是因为不敢期待未来呢?你说世界好像天天在倾塌着,只能弯腰低头把梦越做越小了。是该牵手上山看看的,初动心的窗口有什么景色。不能不哭你就让我把你抱着,少了大的惊喜也要找点小快乐。” “关上窗隔绝外界纷纷扰攘,静下心听见爱随时间流淌,已是秋凉人去远方,是或非再不用伪装躲藏,听他唱“有多久不再对谁敞开心房,这些年岁月划过牵你的手掌,温柔脸庞寂静长廊,记忆中相识的初模样”。 ——静静的开着车,静静的听他弄弦拨唱。渐渐发现,我们的确“应该更少离别,应该更常拥抱”,“就算下一秒坎坷这一秒是快乐的,曾经交心就非常值得”。渐渐发现,这些经过岁月打磨的温柔与感动,原来是所有有故事的人都听得懂的歌。而“美丽的人生,善良的人”竟然也可以让所有的“心痛心酸心事都微不足道”…… 加上这次,周华健是第三次受邀来《欢乐中国行》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还是那些磨破耳茧的老调调。台上台下却同样唱到浑然忘我,“周氏口水歌”引爆的万人卡,一首比一首更声势浩大。 不知道自己是蓦然回首,还是后知后觉。直到自己也跟着唱到喉咙沙哑、热泪盈眶,才突然无比清醒的意识到 ——原来这二十年来的浓情岁月,一直沿途有“健”。原来他有那么多首歌,都会让我不由自主的轻轻跟着和……

西医
梅毒
烘焙蛋糕店软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