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灭生死印 第5章 出发

2020-01-16 20:41:39 来源: 遂宁信息港

不灭生死印 第5章 出发

简单地跟赵文龙打了招呼,最后到达的两人便随赵文龙一同登上了大巴车。两人刚刚登上大巴,以罗富为首的几个人就一脸献媚的围了上去。

“多年不见,张总更加帅了,姜总也变得越来越漂亮了,你们真是天生一对啊!嘿嘿,这是xiǎo弟的名片,以后还望张总多多提携。”罗富恭敬地伸双手将名片送到张宇飞面前。

面对罗富递来的名片和马屁,张宇飞淡淡唔了一声,拿两根手指轻轻夹住,看都没看一眼便直接递给跟在他和姜瑶后面的秘书雷浩,由他收到文件包里

像罗富这种没大脑的粗陋暴发户,张宇飞从来就没放在眼里。若不是同窗数载,恐怕他连罗富的名片都不会接。

在众人的殷勤簇拥下,张宇飞并未急着落座,却将目光沿着大巴车厢扫视了一圈,最终将目光停留在周天的身上。

注意到周天只穿了一身普普通通的李宁牌运动服,很低调地坐在大巴最后面,张宇飞帅气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和几分嘲?dǐng?diǎn?弄的表情,随后便不在意这个再无竞争力的前情敌,而是微笑着对车上的一干同学道:“不好意思,辛苦大家久等我和瑶瑶了,回头到了度假村,我会向大家正式道歉。”

听到张宇飞的话,熟悉他做事方式的同学不少都变得兴奋起来。

张大少是真正的有钱人,他口中的正式道歉,必然会以一种拿得出手的华丽方式来体现,比如包下一栋五星级宾馆,比如送给每个人一套价值高昂的纪念品等等。

正当大多数同学都在忍不住遐想来自张宇飞的歉意究竟会有多惊喜时,周天却直接无视了前方形象光彩夺目的张宇飞,只是静静地打量着面无表情地跟在张宇飞身后,平静的姜瑶。

半响,周天深吸一口气,将头埋低。

姜瑶不露痕迹地瞄了一眼远处的周天,随后便在张宇飞座位的右侧坐了下去。

待到所有人都一一落座,赵文龙diǎn了diǎn人都到齐了,便招呼司机发动大巴,宣布出发。

周天默默注视着窗外不断后退的景物,曾经和姜瑶的diǎndiǎn滴滴再一次浮现上心头……

身为四大校花之首,姜瑶从入学那天起,就是班里乃至全校每一个男生心中的女神。

周天也不例外。他第一眼就被这个笑起来脸上有两只浅浅梨涡,散发青春活力的女孩给吸引。

尽管周天在大学期间学习出色,被称之为江城大学有史以来的最强学霸,但周天依然没有想到,在如今这样一个现实的社会里,姜瑶竟然会拒绝了包括张宇飞在内的无数高富帅,选择了条件并不出众的自己。

周天是一个孤儿,从xiǎo就在孤儿院长大的他却从未自暴自弃。在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后,周天进入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很有名气的江城大学。

可惜再好的成绩,再大的努力,也抵不过社会的残酷性……周天永远都不会忘记,在大四下期伊始,坐在奔驰车里的姜瑶那当市长的父亲隔着车窗对他説的话,那也是唯一一次对话。

“你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你的成绩固然好,但放在社会中,这东西不值一提。xiǎo伙子,人有勇气和魄力固然重要,但事实往往会将你的勇气和魄力狠狠甩在脚下,肆意践踏!像你这样没有背景的年轻人,等到你自己创业,获得足够的资本的时候,我的女儿早已老去……”

姜瑶父亲离去时的眼神和飘荡在他内心久久不能散去的话语,曾一度让周天迷茫,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被迷茫和困难击败的人,否则也不会一步步走下来。

然而一个星期后,姜瑶却主动宣布和他分了手……

理由在他看来,是可笑的。

姜瑶父亲前段时间仕途出了严重问题,张家抓住了把柄,一旦被揭发出去,便会身败名裂,身陷大牢。为了父亲的安危,也为了自己家族的发展,她必须接受张宇飞家族递来的橄榄枝,否则……

对底蕴深厚的商界大亨张家来説,不是自己人,那便是敌人。

分手的那一夜,周天第一次喝醉,醉的不醒人事,没有经历过的人恐怕永远都无法明白那种来自最深处的痛……

“诸位,欢迎参加此次毕业怀念旅行团,我是你们英俊潇洒玉树临风的万人迷龙哥!”赵文龙那略带沙哑的声音将周天从记忆拉回到现实。

赵文龙很有组织能力,他幽默的几句话便将所有人的注意力拉到了自己的身上。无视众人的嘘声和鄙视的中指,赵文龙清了清嗓子继续道:“咱们班共计41人,此次来了35人,出勤率85%,超过大学时期咱们班任何一节课的出勤率!为此,身为班长,我替你们骄傲!”

在车内发出一阵哈哈大笑声中,赵文龙继续道:“班长我已经为大家规划好了此次六xiǎo时车程的时间安排。首先,前面四个xiǎo时由本班长为大家亲情献唱歌曲,后面两个xiǎo时则留给大家去回味本人那悠扬的歌声,大家觉得怎么样?”

赵文龙的话音刚落,无数空矿泉水瓶从车后方丢来,砸的这个胖子狼狈地躲闪逃避。

赵文龙在大学的时候就是出了名的麦霸,可惜唱功实在不敢恭维。要是让他唱上四个xiǎo时,估计司机都能跳车自杀了……

不过砸归砸,无耻如赵文龙还是带头唱了一首朋友,随着他开了这个头,同学们纷纷跑到前面表演,或是唱歌或是讲笑话,为旅途平添了几分乐趣。

随着时间推移,车上的大家也都累了,而昨晚本就没有睡几个xiǎo时,刚刚又被徐静缠了一路的周天在签署了不知道多少丧国辱权的不平等条约之后,终于也扛不住睡了过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周天被大巴车上空调吹出的冷气吹醒。

起身揉了揉眼睛,周天将头dǐng的冷气调xiǎo一些后,看了看腕上的手表,可是这一看之下周天却愣住了!周天记得很清楚,他睡觉前最后一次看手表是九diǎn五分,自己朦朦胧胧睡了也不知多久,可是此时手表却停留在九diǎn十四分?

自己只睡了九分钟?

这显然不可能!

但自己手上所戴的表是自己亲手设计出来的,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停掉呢?

带着一脑袋的问号,周天抬头朝前面驾驶座望去,因为此时车里的其他同学都已经熟睡,周天想从司机那里得到具体的时间,可是这一看之下,周天觉得整个身子瞬间凉透了!

此时的驾驶座上哪里还有司机?

空荡荡的驾驶座那里,大巴车司机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只剩下车子发动机的声音在清楚地提醒着周天,大巴依旧在行驶!

军海医院安晓光
四川省妇幼保健院
长春哪家牛皮癣医院好
海口牛皮癣医院排名
泰安男科医院哪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