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六十八章 段府的诅咒

2020-01-16 20:25:37 来源: 遂宁信息港

穿越重生之狗血人生 第六十八章 段府的诅咒

乳母笑得脸上的褶子都舒展开,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四小姐也受了罚呢。小姐,你猜?”

杨念慈无趣道:“禁足,抄经。”

“小姐猜是什么经?”

“不外乎是佛经心经什么的,不然就是女四书,总不会是道德经吧?”

道德经不合适,也太抬举了她。

乳母大笑:“…三字经。”

杨念慈喷了,真有段老爹的,失笑道:“段四是应该学下做人的基本道理。老头真的太毒了。”

乳母正脸:“小姐要称呼相爷爹。”

好吧,段老爹此举把乳母的心拉拢过去了。

后院的各姨娘都是冰雪聪明的,虽然段相什么也不说,但不妨碍她们从蛛丝马迹里推断出真相,倒也猜的五六七八分。一时间,美人们深刻认识到自己要引以为戒,绝不能傻乎乎的去碰老爷的底线,又借机给女儿上了重要的思想教育课。

一时间,原本便安乐和美的相府后院更加的相亲相爱融洽谦让起来。

只是,某一天,这份平和被人打破了,后院泛起涟漪。

二姑奶奶回娘家,还住着不走了!

而刘氏已找机会求了段相解了禁足,段四自然也不需再抄三字经。

杨念慈猥亵的想,刘氏是在帐子里努力了一把,还是唱小曲看星星看月亮唤起了段老爹的美好回忆呢?

听说段二红着眼进了刘氏的院门,杨念慈当即抓了把瓜子塞进袖子里,喊了声:“好久没见二姐了,我去看看她。”

乳母板着脸上前将她袖子阖洒干净了,连片瓜子皮都没给她留,才准她出门:“小姐,注意你的表情。”

于是,杨念慈一脸笑容带着恰到好处的担忧来到了正院,坐在了段二的对面,亲热叫了声:“二姐,我好想你。”

段二红肿的眼皮子抽了抽,这位初二时还只跟段大说话,不搭理自己呢,到底哪块肉想自己了?

段二明显是过日子出了问题,才赌气回的娘家。因此,刘氏将未成婚的段四和赶来看热闹的庶女们都赶了出去。留下姨娘们,她们俱都板着脸听段二说话,总是给自己未出嫁的姑娘吸取些教训不是?刘氏也由着她们去了。

至于杨念慈,呵呵,她赶得动吗?

刘氏想起自己散财的缘由,只想将杨念慈忽视彻底,这位爱干啥干啥吧,在自己恢复元气前,绝不能再搭理这个丧门星!

段二不希望自己的丑态被杨念慈看,可耐不住杨念慈脸皮厚,不顾她眼刀子坐着不动呀。若不是规矩压着,她早拉着自己姨娘回院了,可不行,这事儿得当家主母出头。

段二抽泣的将事由讲了,屋里众女人大怒!

沐安侯府犯了大忌讳!

话说,沐安侯府大小也是个侯府,在京里众多王侯中不出头不垫尾,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这门亲事,其实是段二自己看中的。当年仍在闺阁的段二某日出门上香,偶遇了沐安侯的嫡子,见他一副赤诚的模样,记上了心。回来就和姨娘商量,遣人去打听。

沐公子这人和沐安侯府一样,虽是嫡子但不居长也不居尾,没有长子的特权重责也没幼子的宠爱骄纵。长得端正却不出众,脾气特别的好,人特别的老实,尤其是身边没女人。

段二左思右想,就是他了!

没才学没美貌没地位,自己通通不在意啊。看看自己爹,啥都有,女人都一院子,可这不是自己想要的。段二直觉自己能把握这男人,让他一辈子围着自己转,自己绝对不要做被小妾天天堵心的正室。

段二的姨娘听了女儿的话,摸着眼泪去求段相。段相沉吟,也是调查了一番沐姐夫,便使了法子让沐安侯府欢天喜地的求了上来。段二风风光光的出了嫁。

婚后的生活果然如段二所想,沐姐夫才像开了窍,心里眼里只有段二一人。段二指东他不敢指西,段二要他打狗他不敢撵鸡。有时候半夜醒来,段二看着一脸温柔圈着自己睡的香甜的夫君,不止一次的感慨:自己赌对了!老天待自己不薄!

可是,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

沐姐夫是个百里挑一的好老公,好老公的娘不愿意了。

废话,哪个当婆婆的看见自己儿子天天拎着小礼物回家讨好媳妇,自己这个亲娘只是逢年过节才顺拐的有盒点心会满意的?哪个当婆婆的看见儿子求着老娘不要让媳妇儿立规矩自己还给媳妇夹菜盛汤的就开心的?哪个当婆婆的吩咐儿子做事撵不动媳妇儿说一声跑的比兔子都快就高兴的?哪个…

总之,沐安侯夫人本来觉得自己儿子娶了个庶女当正室心里就不舒服,但想到段相如今的权势和对自家的照顾也咽下了这口气。

可段二不该将自己儿子拿捏得死死的,都忽略了老娘,这可是自己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小犊子啊!

段二翻白眼,屎?尿?呵呵,当姑奶奶不懂啊?乳娘妈妈都是做什么的?

段二是个玲珑的人,可年轻气盛,婆婆对她不阴不阳几句,她不赔礼道歉加讨好,只是无视,还觉得是看在夫君的面子上了。

沐安侯夫人心里更堵,终于在一件重要的要命的事儿上发了难!

子嗣!

儿子!

段二嫁进沐安侯府快一年了,肚皮一直没有动静。沐姐夫可是夜夜歇在她屋里的。

沐安侯夫人开始拿这事说事,说什么,沐姐夫的哥哥们孩子都有好几个了,怎么偏偏他们这一房里孩子毛都没见?要不请个太医来给段二瞧瞧?

段二忍着火气头次没在婆婆面前抻脖子。沐安侯夫人来了劲儿,三不五时的提提这事儿,看这个媳妇儿堵心她就舒心啊。从请太医到给美貌丫鬟再到抬妾室,都被沐姐夫挡了回去,沐安侯夫人越来越过分越来越生气,终于,今天段二听到婆婆竟然要将娘家侄女给夫君做贵妾,受不了了,大吵起来。

然后,沐安侯夫人气得慌不择言,骂了声,你该不是像外面传的那样,生不了吧?

段二瞪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咬牙上了马车回娘家了。

杨念慈奇怪,段二看着就是个要强的,听到的前面的事儿也是如此,怎么她婆婆找了她这么久的茬儿她竟然忍了?

“二姐,你才过门不到一年吧?你婆婆着急什么呀,孩子还不是早晚的事儿?”

段二拿着帕子的手顿了顿,又凑到了眼睛上。

杨念慈说完话,才发现屋里的女人个个都面色不好,诧异了。难道还有什么过门一年生不了孩子就得休弃的规矩?没这么没人性吧?

跟杨念慈学着厚脸皮雷打都不动死赖在屋里的乳母凑到杨念慈跟前说了几句。

原来还是段老爹惹的祸!

段相这一路青云路升的,风光无限,可也结怨无数。不知何时起,京里有了传言,说段相做事阴损,不给人留活路,活该一辈子生不出儿子来。后来,这话竟延伸到了段相的女儿们身上,说段家女一辈子也生不出儿子来。

这不可谓不恶毒,但市井流言查又查不出,禁又禁不住。段相再生气也只能生生忍着。段家的女人们面上不显,心里却发紧,个个紧锣密鼓的给自己女儿调养,生怕真落实了这传言。

可惜,段大嫁进尚书府几年才得了一个女儿,至今再无动静。段二呢,成亲快一年了,每月的小日子没不准过一次…当然,这也说明人家身子底子好,日子顺遂,夫君滋润的好…

显然这会儿,屋里女人都想起了这事儿,个个脸色阴的要下雨。

咳咳,杨念慈嗤笑:“我当是什么?这不是瞎说吗?姐…我不就生了儿子?”

对呀,三姑奶奶可是头胎得子呢!怎么把这事儿忘了?

屋里众人猛的同时看向杨念慈,吓得她差点儿从椅子上跌下去。这充满希望充满渴望的眼神是怎么回事?

只静了一瞬,自觉有了底气的女人们纷纷开口讨伐沐安侯府,直说他们瞎了眼了。

段二顾不上为婆家说话,眼冒绿光的急切问杨念慈:“三妹,你怎么生的儿子?可有什么法子?”

一瞬间,屋里又静了。

杨念慈不自在的动了动,被这么多殷切的小眼神盯着,是个人都发毛啊。手指尖滑进浓密的发间,摸了摸一处凹处,羞涩一笑:“都不记得了。”

众人又一致的将目光一同汇聚到刘氏身上。

刘氏刚刚要咽下失望的一口气呢,被盯得又提了起来:都看我做什么?什么意思!死丫头的脑袋又不是被我砸的!

是你是你就是你!不是你坚持赶走三小姐,三小姐能失忆?

刘氏虎着脸,姨娘们痛惜,段二黯然,杨念慈坐不住了,只说回去喝补汤好想起往事,起身开溜了。

段二还嘱咐了句,万一想起只言片语的,一定要告诉她啊。她是真心急了。

段相回得府中,听了刘氏的话,一脸平静的去段二处看了看,转头吩咐下人去沐安侯府找沐安侯,请将休书送来,段氏女不愁嫁!

不顾震惊在当地的姨娘,还有欲语还休的段二,段相淡定的出来院子,走着走着就到了小佛堂前。

武汉眼耳鼻喉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南方医院泰成逸园分院马凯航
亳州男科医院哪好
呼和浩特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三亚治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