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税改革方案或年内出台

2019-11-10 20:18:00 来源: 遂宁信息港

资源税改革方案或年内出台

讨论多时的资源税改革或在今年正式推行。近又有消息人士透露说,资源税改革方案已上报至国务院。虽然此前也多次传出此类消息,但专家推测,资源税改革方案在今年出台正逢其时,其中一个重要原因便是经济结构调整越来越紧迫。

专家认为,资源税改革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我国经济发展过程中的结构性矛盾,但资源税改革不仅要恰当选择时机,还要面临地方征税和国家资源所有者之间的矛盾、合理确定资源税税负提高幅度等难题。

资源税改或今年推出

继年初举行的全国财政工作会议上提出2010年适时出台资源税改革方案,促进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之后,近日,又有消息人士称,资源税改革方案再次报送至国务院。

酝酿已久的资源税改革总是“只闻其声”,早在去年就流传着即将出台的各种消息。然而,处于产业链上游的基础资源价格往往会引发诸多相关行业的波动,资源税改革时机的选择慎之又慎。

“在宏观经济尚未真正企稳,特别是世界经济增长尚不明朗,甚至挑战一点都未减少的情况下,任何以增税为中心的税制改革,包括资源税制改革都没有必要急着出台。”中国社科院财贸所研究员杨志勇说。

而随着国家调控政策从“保增长”到“调结构”的转向,资源税改革的呼声越来越高。

首都经贸大学财税学院教授丁芸表示,去年由于担心经济过快下滑所采取的应急性财政、货币政策取得了显着效果,保增长的目标得以实现。随着国家调控政策的转向,如何以财政税收政策推动经济结构调整,资源税是不可回避的议题,越来越具紧迫性。“毕竟中国经济深层问题的解决才是经济持续发展之道。而有利于资源节约、环境保护的资源税改,目的就是要效率地使用自然资源和公正地分配自然资源收益,促使经济结构转型。”

目前,我国宏观经济的结构性失调问题依然较为突出,产业结构矛盾、区域结构矛盾非常明显,需要进行调整。

数据显示,2009年产业增加值占G D P比重为10.6%,同比下降0 .1个百分点;第二产业比重为46 .8%,同比下降0 .7个百分点;第三产业比重为42.6%,同比提高0.8个百分点。

这种产业结构造成了很多问题。比如,第二产业比重过高,其能源消耗的比重也在显着上升。能耗较高的钢铁、化工、电力等几个行业不仅单位工业增加值能耗强度高,其能耗强度变化也相对其它行业显着。

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朱青认为,目前的资源税税率过低,这不仅不利于鼓励节约使用资源,而且也不利于西部地区利用资源税来筹集财政收入。他表示:“资源税改革方案如果要出台,那么今年出台比一两年后再出台可能要好。因为资源税由从量税改为从价税后税负会有所提高,而煤炭等资源产品又是许多产业的投入品,其税负提高会推动市场价格的上涨。而今年我国刚刚走出经济增长的低谷,C PI不至于很高,此时推出资源税改革方案就比较合适。”

重建征收目的是首要需求

对于资源税改革可能的走向,杨志勇认为,资源税的定位会发生改变,从现行的资源税是一种调节贫富矿级差收入的税变成一种促进资源有效综合利用的税。

据了解,从1984年《中华人民共和国资源税条例(草案)》实施以来,尽管国家曾对资源税进行过多次调整,但现行资源税税收政策仍不能满足当前经济形势发展的需要,暴露出一些亟待改革的问题。普遍认为,现行资源税除了不利于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之外,还表现出征收范围窄、税率水平偏低等问题。

从征收范围来讲,目前只是对原油、天然气、煤炭、其他非金属矿原矿、盐等几种资源征收资源税,草原、森林、水资源等许多资源都没有纳入征缴范围。

对此,丁芸建议,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应先考虑将森林资源、草原资源、水资源纳入资源税的征收范围,待时机成熟,再将其他资源,如河流资源、湖泊资源等资源纳入资源税的税收范围。

不仅如此,“现行资源税税率水平偏低。以煤炭为例:原煤价格已经达到每吨1000多元,而资源税每吨只收几块钱。采用从量定额计征的方式,反映不出市场供求状况及价格的变化。”朱青说。

对此,丁芸也认为,应确定合理的资源税税额,调整资源税的计税依据。“根据资源的稀缺性、不可再生性和不可替代性的特点,应当取消资源生产环节的产品税,改变现行资源税以销售量和自用数量为依据计算税额的方法。”

“对于那些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稀缺资源课以重税,通过扩大资源税的征税范围和上调税额来引导资源利用企业有效地利用有限的资源。同时将税额与资源回采率挂钩,将资源回采率和环境修复指标作为确定税额标准的重要参考指标,以促进经济主体珍惜和节约资源,保证资源得到充分合理的利用。”丁芸说。

一系列难题待解

资源税改革是一项系统工程,其涉及的问题较多,触及面也较广,因此改革也不可避免将面临一些难题。

“资源税改革的难题之一就是地方征税和国家资源所有者之间的矛盾。”丁芸说。她认为,从理论上讲,资源的所有者是国家,资源税收的功能是促进全国范围内资源的合理配置,因此,资源税应该属于国家税收。但我国的资源税属于地方税种,由地方政府进行课税,现在除了海洋石油企业的资源税由国家税务总局负责征收管理,其他资源税均由地方税务局负责征收。“考虑到地方政府对基础设施的建设和环境保护也要有相当的支出,因此,资源税应当作为中央和地方的共享税。”

在杨志勇看来,“资源税制改革不应该影响经济的企稳,不仅开征时机的选择是个难题,资源税税负提高多少才合理,也是一个难题。”他认为,资源税制改革的中心内容是提高资源税税负,那么,税制改革需要考虑,提高的资源税在多大程度上是资源企业能够转嫁出去的。不同的资源企业对资源产品的定价权不同。有些资源是市场定价,有些则受到政府的影响,甚至是政府定价。另外,即使是市场定价,还存在资源企业的市场力量问题,如力量不如买方,那么资源企业就可能多承担税负。

“开征资源税无疑会增加企业税负,首当其冲或许就是市场定价的煤炭行业。”朱青预测。有关推算表明,资源税改革之后,焦煤和动力煤的税负可能是此前的倍。他担心,对煤炭等燃料动力的刚性需求,终会导致成本推动型物价上涨,“今年还不会出现严重的通胀,未来几年我国物价上涨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此外,目前在开发、生产、销售环节企业被征收的收费基金项目较多,其中包括矿产资源补偿费等。

丁芸提醒说,征收矿产资源补偿费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和促进矿产资源的勘查、保护与合理开发,维护国家对矿产资源的财产权益”,即对矿产资源租金———矿产资源开发后的部分超额收益的征收,资源税是对矿产资源级差收益的部分征收,二者都是矿产资源价值的实现形式,即体现了矿产资源所有者权益。她建议,将二者合一,作为矿产资源的基本租金,以资源税或资源租金的形式从量计征。

昆明历史网
感人故事
手机品牌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