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苍穹 第六十七章 分润好处

2020-01-16 23:50:26 来源: 遂宁信息港

无上苍穹 第六十七章 分润好处

陆元松需要收拾的东西不多.几套换洗的衣物、三瓶灵丹妙药.外加草纸版的九脉真经、两枚令牌和一枚纯金印章.

三瓶灵丹妙药都是得自天河宝藏.陆元松只知道其中一瓶是水韵伏虎丸.而其他两瓶则是猜测.可能是龙象骨丹和白犀琉璃液.他在天河宝藏时曾听到有人议论这两件天材地宝.之所以是猜测.因为当时两件天材地宝在生死真假轮转大阵中幻化出來的活物形态正好是一头大象和一头白色犀牛.

就像玉兔琼膏和水韵伏虎丸一般.玉兔琼膏幻化出來的形体就是白兔.而水韵伏虎丸幻化出來的形态是老虎.

像如其名.

草纸版的九脉真经自然是在蒲城得到九脉真经后.决定将之放在武经拍卖之前绘画出來.还有多处错误.只有他看得懂.

有两枚令牌.一枚黑如玄铁.入手沉重.是在天狐谷内天煞卫的都统武圣江天骥所赠;一枚是银色.约有三四斤.触手间有些滑腻.正是蒲城武经穆大师穆天行所赠的银商令.作为武经贵宾的标识.

那么纯金印章就是陆元松在神机商行旗下钱庄取钱的信物.只要拿着这枚印章.陆元松就可孤身游历整个大玄.而不会担心沒有盘缠.

其他东西就可有可无了.哪里都能购置.军营之中.也有买卖的地方.被子、牙具、锅碗瓢盆等.带着印章随时可以取钱.随时可以买來.

他卷好包袱.挽在手上.先是摸了摸胸襟.衣襟内贴肉存放着诸天生死轮.然后捏了捏衣袖.里面有陆鸿给他的牛皮信封.

一切收拾妥当.沒有遗漏.陆元松就出了卧室.反关房门.到了大堂.等候陆元冰前來.

不多时.陆灿引着陆元冰前來.陆灿吩咐下人上茶后退下.大堂内剩下陆元松和陆元冰.

陆元松还未开口.就听到陆元冰率先说道:“听陆鸿叔父说.你有可能离开高岭去投军.沒想到是真的.”

她的语气里听不出丝毫的震惊之色.反而眼中流露出饶有兴趣的味道.

“你那份留出來了.我拿了一对蛟角和五分之一的蟒身、蟒血.而你的东西可不少.有一对虎翅.虎皮.褪下來的蟒皮.外加五分之一的蟒身、蟒血.这些东西都藏在后山崖下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你如果需要.可以立刻取出來.”

黄金虎和麒麟蟒最珍贵的是虎翅和蛟角.其次是虎骨和蟒筋.然后是虎皮和蟒皮.最后是其血肉.八位先天.加上陆元冰这位宗师巅峰.由陆元松和陆元冰拿了最珍贵的东西.但虎骨、蟒筋两人就沒有份了.陆元松拿的利益显然要比陆元冰还要多.虽然拿的是褪下來的蟒皮.远远不如麒麟蟒身上的鳞甲.却也是珍宝.

麒麟蟒突破之后.浑身长满细密的鳞片.把一身鳞片剥下來制成鳞甲.比蟒皮制成皮甲的防御力强大十倍以上.

不过.陆元松已经知足了.毕竟两头凶兽九个人瓜分.如果看作是生意.自己得到最珍贵的虎翅.是稳赚不赔了.更何况还有其他东西.

“嗯.那就马上取出來.省得发生意外.先下山.我去租一辆马车.”陆元松背着包袱.站起身來.

“听元琪说.你以前身边还有个侍女.怎么不见了.”陆元冰也随之站起.若有深意地问道.

“卖主求荣.杀了.”陆元松目光一闪.大步跨出大堂.朝长春园外走去.

两人下了后山.陆元冰在陆府侧门等候.而陆元松一人到了逢源院.叫上田无忌.吩咐其买下一辆马车.田无忌当仁不让充当马夫.赶着马车载着陆元松到了陆府侧门前.

“嗯.元松堂弟.你这位马夫似乎不一般.”陆元冰眼力何其高明.一眼就看到田无忌神光内敛.虽然是马夫打扮.却有一种含而不露的气势.如一柄藏在鞘中的利剑.

“堂姐见笑.不过是一个跑腿.我这一路赶往镇南军.总要有人侍应.否则我区区一人.半路遇到什么野兽都要亲自出手.岂不麻烦.”陆元松笑了笑.一语带过.将田无忌的的身份隐而不说.

三人一行绕过大半个陆府.到了后山崖下.祭祖活动所突击建筑的看台、擂台、马厩围栏都沒有拆解.似乎还可以留待以后再用.

陆元冰领着两人找到那处极为隐蔽的山洞.洞口还有千斤巨石堵住.哪怕是什么武士武师发现里面有宝藏.都很难搬开巨石.进入其中.

陆元冰一双白皙的纤手抵住巨石上.低声一喝.整块巨石便被其缓缓挪动而开.露出一个能同时容纳三人进出的洞口.

三人踏入其中.顿时只觉一股清香之气扑面而來.

洞内环境很暗.但在陆元松的视力下.一览无余.这个洞穴深不过三丈.宽不过一丈.高不过一丈.藏下二十余人沒有问題.

在微微的光亮中.陆元松就看到靠着石壁存放了三个水缸.洞穴内的清香之气就是从中间水缸散发出來的.

“第一个水缸盛放着蟒肉.第二个水缸存放蟒血.第三个水缸才是最珍贵的东西.”陆元冰上前将三个水缸盖揭开.

不愧是武圣凶兽的血肉.虽然有天气寒冷的原因.但武圣血肉本來就据说是难以腐化的存在.而武圣之血更是一般灵丹妙药所不能比拟的宝物.有清香.温润如水.并不黏稠.滴滴似珍珠.

“由于那头凶兽刚刚突破境界.这血肉并沒有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武圣血肉.大约只有武圣血肉的十分之一的效用.不过.即将给宗师服用.亦有一些不错的效果.”陆元冰又将盖盖上:“你们可以搬走了.”

陆元松只是略略扫视了一番第三个水缸里的东西.是有一对晶莹白骨的骨翅.还有漆黑的蟒皮和金黄色的虎皮.

“搬走.”陆元松朝田无忌点点头.田无忌立刻兴奋地上前抱住装着蟒肉的水缸出了洞穴.将其放入马车内.如今进來三回.将三个水缸都搬走了.

三人一行缓缓回到陆府门前.陆元松向陆元冰告辞道:“陆逊伯父和两位堂哥、元琪堂妹那里.就有劳堂姐替我告罪一声.时间不早了.陆府我就不进去了.來日我回高岭再见.告辞.”

“路上小心.”陆元冰扶剑而立.现在陆府大小事务.都由她主管.陆元方似乎与陆元文一般都苦读研究学问去了.让许多人惊讶不已.但这是人家家事.也无人多问.

陆元松坐上车辕.任由田无忌赶车回到逢源院.

一行六人就坐在院中.三个装着凶兽尸身之物的水缸就放在眼前.而外面停着马车.不怕任何人來抢夺.

“无忌.这一别不知什么时候再相见.你回去后尽快安排人手在芦苇镇这里以逢源院建设一个据点.帮我关注陆氏的大小动静.还有.回去后.你所掌握的明远布行内一定要把那些下人慢慢替换成怒虎寨之人.怒虎寨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不懂就教会他们.确保你在明远布行身边都是亲信.另外.有可能你成立一个专门搜集情报信息的组织.不要求多强大灵通.能够探听各地的大消息即可.”

“明白.公子.”田无忌神色凝重地点点头.知道他要做的事情非常之多.

“虎翅、蟒皮、虎皮.我准备打造成一柄神兵利器.皮膜就制成贴身皮甲.至于这里蟒血蟒肉.许宿、铁手你们一人分润一葫芦蟒血、一块五斤的蟒肉.剩下的蟒血蟒肉就由你带回去.事不宜迟.立刻就走.”

几个高手动作很快.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将自己的一份拿走了.将剩下的大部分蟒血蟒肉搬回马车上.田无忌坐上车辕.

“路上小心.”陆元松沒有多说什么.只是简简单单嘱咐了一句.

“公子到了军营更需要小心.”田无忌将马车的马换成了自己骑乘的踏雪追风马.与他有了一些默契.他喝了一声.踏雪追风马便拉着马车飞快离去.

“管炎、天霸.你们各自拿着虎翅和蟒皮、虎皮去器趣和王家商会.器趣的器冶师天下闻名.王家商会名下的天衣裁缝店也是天下排名前列的裁缝店.骨翅要打造成一柄三尺利剑.虎皮制成一件全套的皮甲.蟒皮材料这么多.足以给你们四人一人制成一件皮甲.不管花多少银两.你们都要他们打造出最好的成品.知道吗.”

“是.”管炎和黄天霸同时应诺.各自去了宝物用包裹裹着.出了逢源院.

“到了战场.沒有皮甲.沒有兵刃怎么行.打造这些东西.大约有三日时间.许宿、铁手.咱们就好好养精蓄锐.东西到手.立刻动手离开此处.直奔镇南军大营.”

不久后.管炎和黄天霸回來一次.议定了价钱.陆元松又带了黄金印章去神机钱庄去了足足十万两金票.付出打造的费用.如此昂贵的费用.让陆元松出炉后的长剑和几件皮甲期待起來.

材料都是难得一见之物.相信成品一定非同凡响.

淮南新华医院
福建省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常州治牛皮癣医院哪好
济宁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