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通房要逆袭

2019-06-25 16:24:05 来源: 遂宁信息港

==第74章==偌大的殿中只剩了景王一人。www.heihei168.com他坐在那里,脸色晦暗莫名。萧氏两辈子都没有变,还是那么愚蠢无知手段粗俗!其实上辈子景王府的后院是没有这辈子如此安静的,景王因为子嗣问题虽对女色寡淡,但不可避免会到妻妾那里过夜。三个女人一台戏,四个女人免不了很多纷争。与这辈子的不同,上辈子景王是幸了玉娇玉容两人的。上辈子景王府的内务是交在景王妃手里的,景王妃小意奉承求得原谅,景王想着总不过是自己的妻,便与她重归旧好。景王妃素日里端庄大度表面和蔼可亲,管理内务更是仅仅有条赏罚分明。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平静和顺……只除了景王本就子嗣单薄,后又没了两个儿子,一个是景王妃所出,一个是乔侧妃所出,只剩下了一子两女,而玉娇玉容曾有一次小产,自后再无动静。那时候景王的心思简单,又疲于应付京中那边的异动,本就是个男人,又怎么可能去管些内务什么的。富贵人家从来有惯例,后院是主母管着,景王也没打算例外。事情发生之后,他只对几人都做了安抚,却从来没探询过事情为何会如此。日子继续过着,一直到他临死之前。晋帝赏下了毒酒,福顺死命拦在前面被人拖了下去。他知道福顺肯定要死了,跟着他的几个老人下场也不会好,他坐在空芜的璟泰殿中,面前是一杯鸠酒……萧氏过来送他一程,说了一番话。“……你一辈子都活得糊糊涂涂,迷迷茫茫,毫无作为,不思上进,简直就是个窝囊废……你想要安宁想要和平,可是这世间有安宁吗?你不争不抢,结果就是现在这样……”萧氏的脸扭曲的吓人,这个本来是自己妻的女人,此时却是陌生的厉害。骆璟一直以为自己会讨厌这种厌恶与轻视的,以往碰到这样,他面上没有表现出什么,其实心里一直会不舒服。可近几年的吃斋念佛,让他心如止水,他看着眼前这个面孔扭曲的女人,竟心生荒诞。“……乔氏把我的儿子弄死了,我转头把乔氏的儿子弄死了,那两个蠢货一个孩子都没生……你以为和平的后院不过是镜花水月,不过是别人营造出来的假象……怎么可能不争?不争下场就是任人鱼肉,这本就是一场你死我活……”骆璟感觉自己的心好疼,他觉得自己应该会神情恍惚,应该会大受打击,应该会……可他此时却是冷静的吓人,明明心疼如刀绞,面上却是被糊了泥浆似的,想露点哀伤的表情都没办法……“……你的王位以后就是咱们恒儿的……陛下说了,你死,你的一切都是我们母子的……别挣扎了,挣扎也没用……”“……你也不过就是个哑巴,一个哑巴活着也是浪费粮食……”骆璟只是默默的看着,看着她癫狂如斯。“……你自己喝了吧,别逼我下手,陛下说了,你不愿意喝,就让我亲手……”骆璟白玉般却消瘦的只剩下骨头的手捏住酒杯,持起,饮下杯中酒。就像他平时偶尔饮酒那样,姿势如常,表情如常,眼神淡漠,却是直看着她。景王妃画着浓重妆容的脸,突然被泪水浸湿,似哭似笑。她佝偻着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却止不住那磅礴而下的泪水。“骆璟你不要怪我,我没办法,人都是自私的,我只是为了恒儿……你不死我儿子就要死……我就这么一个儿子,我不能让他死……”骆璟感觉有什么东西从嘴角流出来了,他张了张嘴……好想说一句,你愚蠢……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刚回来一起初有几个月的时间,景王是混沌的。他所认知的世界被萧氏被晋帝被这个无情的世道全部摧毁,他想不出来人性为什么会如此的不堪。他挣扎过,他迷茫过,他困顿过,他疑惑过,怎么也找不到答案……直到他痛定思痛,决定把所有的一切全部抛开。他的思想,他的认知,既然没办法去苟同这个荒诞的世界还有一些人奇怪的想法,那么他就不再去想,只用去做。别人的想法真的重要吗?人的想法真的重要吗?如果重要,他上辈子为了求生费尽心思,为什么还是会死在晋帝手里?说破了,不过是实力罢了!如果他上辈子稍微有那么点进取,如果他上辈子不活得那么糊涂,如果他不是个哑子……又怎么会落到一个毫无反击之力,一退再退直到无路可退尊严尽丧的地步呢?!实力是什么?景王开始深思。……对于景王妃,景王的心情是复杂的。有恨,却又无恨,想报复,却又想起上辈子死前她那张泪流满面的脸,想把她扔的远远的,却有不能动的理由……他选择了置之不理。从来没有在意过,便从此漠视吧。至于其他人,他想着,既然后院有争端,那么他就不去,反正这辈子他没打算要什么子嗣,就那么放着吧。……那个小宫人是个意外,一个在他意料之外的东西。环境与境遇会改变一个人的思想……他想着,萧氏安分了,他想着一个被完全架空的景王妃还凭什么作呢,所以他顺着自己的心意去了那么几次,却忽略了萧氏那个女人虽然愚蠢却从来手段粗暴……景王耳边突然响起刚才胡良医说的话,“……如尽心治疗,半载即可。”无端的有些烦躁,他揉揉眉头,不再去想。******当丁香回来禀报说荣喜院和寒香院那边也中了暗招后,小花的心就整个放了下来。刚才那会儿突然知道自己中了暗招,她还有些心绪纷乱,之后认真思索,其实这样似乎也不错?!果不其然,后面那一连串发生的事并没有出乎她的意料,只除了福顺的手段让她些许有些惊讶。景王那边的反应是如何她并不知晓,但福顺的手段可谓是狠辣,即在景王妃心口上捅了无数软刀子,还把一手杀鸡儆猴玩的十分漂亮。毕竟,这猴可不光是被禁足的景王妃一人,不光是长春院服侍的宫人,还有后院的其他人,包括主子包括奴才。玉娇玉容这下是全完了,以后应该不会出来蹦跶,就算蹦跶也不会是找她。乔侧妃那人本就是个谨慎的,现如今要和她一样调养身子,自是没功夫搭理她。而景王妃……身边得用的一概被杖毙,自己被禁足。景王只说了是禁足,却没说期限,也就是必须得殿下开口解禁才算完。景王性子小花知道,从来寡言,又没有个得力的人在景王身边提,景王什么时候想得起景王妃呢,那就只有天知道了。形势一片大好,仅除了她暂时不能有孕。不过事到如今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超出小花当初所预料太多。把所有事情放在一起思来想去,小花居然发现这样对她才是有利的。调养就调养吧,有两个倒霉蛋在那里衬着,似乎也不算太差。心情放松后,在床上躺了一下午的小花起来了。一旁服侍的丁兰和春草轻手轻脚了一整天,此时见小花起身后神态如常,才放下心来。“夫人,您一天都没用膳了,膳房那里奴婢去交代过,还为您留着呢。”丁香轻声说道。“你忙了一天,好好歇息一会儿,提膳的事让丁兰去。”“是。”景王用了晚膳,便去了书房看书。福顺只以为如常,却没有看到景王手中的书卷一直未翻页。又坐了一会儿,景王突然站了起身,往外走去。福顺也没说话,只在后面跟着,拐到西院方向时,他才知道这是要去花夫人那里。景王到的时候,小花正在用膳。在床上躺了一下午,起来后也没整理过,自是披头散发的仪容不整。见桌上的膳食,景王丢下一句‘你用’,便去了西间那边,小花只好继续坐下用膳。用完膳,洗漱了一下,小花也来到了西间。景王此时正半靠在暖炕上,身着紫色常服的劲瘦身子窝在桃红色银线绣牡丹的轻罗抱枕上,再配着那张淡漠低垂着眼帘看书的脸,颇有几分不和谐的感觉。这人怎么来了?!见小花走进了来,景王半撩眼皮看了她一眼,复又垂在自己手里的书卷上。小花心情有些复杂,却又有些莫名的小情绪在心中激荡。事实是因景王妃闹得太大,景王才处置她的,小花也是这么告诉自己的。可这先头处置了王妃,后面就来她这里了,又不吭不响不说话,让小花心中平添了几分诡异。她凑近了在一旁坐下,欲言又止几次都没开口。罢了罢了,这人一向淡漠,说不定人家只是做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她开口感激会不会显得自己太自作多情了。可即使如此想,小花心境也与以往有了很大的不同。景王是个很安静的人,小花和他相处的也有些日子了,也知道怎么安适自己。见他态度闲适的靠在那里看书,她就坐在他腿旁,低着头练着针线。她现在针线已经有些进步了,也会绣朵花儿草儿什么的,只是绣艺还说不上什么好,只能是将就。时间默默的流逝着,西间里头一直很安静,但内里的气氛却很和谐。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景王放下手里的书,坐直起身。小花见了动静,就把手里的针线放到针线笸箩里了。“安置。”去了睡房,两人洗漱完躺在床上。小花以为景王会干点什么的,谁知道他却什么也没有干。她睡在里头的位置,侧着身子偷偷的瞄了仰面躺着他一眼,从她这个角度可以看到他线条很美好的鼻梁和侧脸。他瞌着眼,似乎熟睡了,小花此时却是没有丝毫睡意。以往景王给小花的感觉都是高不可攀的,淡漠的表情与少言的性子让人感觉他就如那高高在上的神祗。虽在床上有时会让小花觉得很亲密,但下了床,她却是怎么也看不透摸不透他的心思。而今日发生的这一连串的事,尤其景王事后又来到她这里,虽是什么也没说,却让小花心中总有那么点猜测。景王似乎感觉到小花在看他,突然面朝里侧了过来,摸了摸她头发,又没了其他动作。摸头发是一种很亲密的动作,代表着亲近的意味。上次景王摸了她胸前的头发,就让她有一种小诡异,没想到这次又被人摸了。景王以往不是没有没摸过她的头发,但那也就是两人做完以后,他的一个手势而已。而这两次,却让小花心中多了那么点诡异的亲密感。对于这个性子怪异的夫主,小花一直以来的模式是安分守己,偶尔会进行一些些试探,毕竟没人想自己摸不清楚侍候的人的性子,尤其是枕边人,摸不清楚就代表不了解,不了解就代表可能会犯错。此时小花心思一动,又试探了下。那就是慢慢挪着自己,然后状似很自然实则心里下了狠气的把自己脸埋进了景王怀里。她甚至已经想好,景王要是不愿,她该如何反应。她感觉到对方的肢体有一瞬间的僵硬,然后放松,见景王没动静,小花才放下心来。过了一会儿,一只手悄然无声的放置她脊梁后,轻抚着她的后背。作者有话要说:一下一下又一下……这种举动是一种安慰意味很强烈的,小花先是不解,然后是些许了悟,跟着心中即起了一种委屈感。眼眶不由的发酸,等她发觉过来,泪水已经些许浸湿了景王胸前的薄衫。怎么可能会不委屈呢?只是埋得深罢了,无依无靠又无助,委屈能向谁倾诉啊,也不过是自己佯装什么也没有罢了。景王僵着身子,手指头缩了缩,又覆回背上继续抚着,感觉胸口那处很烫,烫得他心不由的一颤。小花反应过来,见景王反应如常,以为他没有发觉,便掩饰的把脸在景王胸前蹭了蹭,不再动了。这不是小花次与景王盖着棉被纯睡觉,但这次却是与以往不同的,到底是哪儿不同呢,她暂时说不上来。她缓缓的阖上眼睛,一夜无话。ps:就说景王妃把景王得罪狠了嘛,要不然她也不会这么惨。啦啦啦啦,心情好好呀,终于把该毙了的人都毙了,爽歪歪。在花花怀娃娃之前,一定要把两个人搓一起啊,闷骚景你要主动哦主动哦主动哦……o(n_n)o~,明天见。

潮州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廊坊治疗癫痫好的专科医院
乌海白癜风专科医院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