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夜 四十四 机缘

2019-09-26 04:11:27 来源: 遂宁信息港

苦夜 四十四 机缘

木贤看似平淡的一句话,却是他对陈素的另一分期待,或许他自己内心中都不知道在期待着什么?期待着陈素去一试问天瀑么?那可是天冲大帝当年曾经修炼过的地方,而且凶名赫赫的沉沦幻境也是创于此,即便它可能仅仅是磨砺了初期的天冲大帝,但是他作为一个精神力达到阳极境,修为同样是达到炼斗境的不世强者,他曾经修炼过的地方,又岂是常人可以轻易踏足?

“公子,据济隐先生説,这里便是洪池废墟,当年的洪宗于此汇聚天地元能,以供门人修炼之用,而在洪池之侧,有一处问天瀑,天冲大帝便曾在那修炼过。<-.”説到这,木贤停了下来,他在犹豫要不要把济隐所説的告诉陈素。

“哦?天冲大帝修炼过的地方?”陈素倒是对此事颇感兴趣,“前辈,我们也去看看如何?”

木贤diǎndiǎn头,毕竟无论前路如何凶险,到最后还是要陈素自己来选择,他带着陈素,按济隐所説的方位走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来到废墟的中心地带,也便是洪池所在。这是一处宽阔的地界,只不过荒废日久,四周围杂草蔓生,包裹着中间一座方圆近百丈的池塘,在那池塘的水面上,雾漫漫的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白芒,飘渺缭绕之间,若隐若现的露出十数个打坐修炼用的石台。在池塘之后不足百步处,是一条数丈宽,数十丈高悬垂而下的瀑布,那奔落的水流看起来极其汹涌,砸在下方的水面上激起巨大的水花,然而木贤与陈素站在池塘边却听不到一丁diǎn水流的声响。

陈素甩甩头,确认自己是真的听不到任何声音,诧异的开口道:“前辈,你看那瀑布,好奇怪啊,怎么一diǎn声音都没有?”

木贤望了望,“那里应该就是问天瀑了,至于它为什么没有声音,这一diǎn,我也説不确切。”

“这么説,天冲大帝当年就是在那里修炼的喽?”

“应该是吧。”木贤仰头看着那瀑布,水流凶猛,可若它只是一条普通瀑布的话,天冲大帝也不会用它来修炼了,而况它连接洪池,又怎会是水流激涌那么简单。“公子,这洪池便有辅助元气修炼的功效,你不妨一试

苦夜  四十四 机缘

。”到了这里,木贤忽然改变了主意,他反倒不想陈素去冒那番风险了。

陈素看着那悬挂于天际的问天瀑,心潮澎湃,忽然间冒出了一个想法,“前辈,你説若是我也学着天冲大帝一般,去那瀑布下修炼一阵,不知结果会是怎样?”

木贤思维一顿,却又很快回过神来,“其实当年天冲大帝就是在这洪池修炼的,刚刚是我説错了而已。”

陈素回头看了一眼木贤,“前辈,你可不像是会説谎的哦?刚刚你明明説了天冲大帝修炼于问天瀑,如此清楚的事情,你怎会説错?”

“这?”木贤一时语塞,他心知骗不过陈素,也只好説出实情,“公子,当年天冲大帝确实修炼于问天瀑,只是以你现在的修为,与天冲大帝当年相去甚远,若是你强行在那里修炼的话,只怕非但不能收到成效,反而还要受到伤害。”

“竟有那么厉害?”陈素眉头一皱,看着问天瀑,他的心中自然知道,即便这瀑布只如眼前一般,奔落的水流自数十丈高的地方砸落下来,也绝对是不小的威力,但是这种地方,他怎能因恐惧而轻易错过?陈素迈开脚步,微笑着説道:“如此胜境,我若是退缩了,只怕日后会追悔莫及。”

“公子!”木贤喊了一声,想伸手去挽留陈素,然而陈素只是回头留下一个灿烂的微笑,便无比坚定的走向问天瀑。

“前辈,这是我的选择,虽然我知道修炼的路上没有什么捷径可走,但是遇到这样的机缘,我又怎能因害怕危险而错过。”

木贤看着陈素的背影,不知该説些什么,一时间竟连他自己都无法排解矛盾的心里,他不想让陈素去,因为那里必然极端的凶险,或许一个不慎,他就会永远沉眠在那里,但看着陈素一步步的接近问天瀑,他的心中又是那样的鼓舞,任豪情天纵。

百余步的距离,对陈素来説,不过是片刻间的事,越是接近问天瀑,那仰望崇敬的心情也越是强烈,无声的奔涌,寂然的豪放,当陈素站在距离瀑布底端只有一步之遥的时候,那拍散的水花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脸上,竟是一种温凉交替的触感。

“咦?”陈素轻呼了一声,“怎么会如此奇怪?一滴水竟然会让人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触感。”陈素伸手抹了一diǎn水印,手指尖瞬间传来的凉的沁人心脾,温的舒人肺腑,两指轻轻一捏,竟是难言的舒服,然而也不过是数息之间,那水印便化作雾气,融进了周围的空间之中。

站在此处,陈素再抬头看那瀑布的时候,便有如悬挂的天河,这一处胜境,倒也配得上天冲大帝的名头,而在那瀑布垂落的底端,一方石台悬浮,那里应该就是天冲大帝当年修炼的地方。

问天瀑,我陈素来了。陈素的心中这样想着,他倒是要看看这问天瀑究竟能有多凶险,而后便要举步进入其中。

“公子!”不知何时,木贤已然来到陈素身后,伸手拉住即将进入问天瀑的陈素。

陈素回过头,看着多日来形影不离的木贤,心中升起一股如亲人般的温暖,“前辈,你放心,我会保护好自己的。”

木贤diǎndiǎn头,慢慢抽回拉住陈素的手,“公子,老奴会在这里等你功成归来。”

“嗯。”陈素重重的diǎn了一下头,而后回身看着问天瀑,坚定不移的走向其中,天冲大帝,这就是当年曾经助你成就的地方么?

陈素迈步进了瀑布之下,一霎时,两耳间传来震天的轰鸣,那响声,简直要将他的鼓膜都刺爆,整个脑海一片震荡,甚至连其中的大梦诀都变得摇摇晃晃。陈素双手抱住脑袋,眉头紧皱,差一diǎn就摔倒在瀑流之下,被滚滚洪流吞噬,温凉的触感又再度传来,只不过每一次那温凉交替之后,温便会热上一分,凉便会冰上一层,不过片刻之间,那温已入火烧一般,那凉恰似冰块一样。

“啊!”陈素艰难的低吼了一声,那吼声从他的喉咙直达脑海之中,他进入问天瀑也不过才半刻钟的功夫,却有如经年一般难熬,在外边看起来温柔无声的问天瀑,想不到竟如此的多变狂暴。

陈素咬紧牙关坚持着,盘坐在石台之上,耳中的轰鸣让他的意识一阵飘摇,似乎就要迷失在其中,而他的身体,也一会变得像火一样红,一会又变得像蒙了霜一样白。

木贤在问天瀑之外,看着陈素的身影消失在瀑布之中,仍旧独自一人在那站了许久,似乎在这一刻,他感到了一阵茫然,天地间无尽的杀伐,无数人拼命追求的力量,最终却都是为了什么?就像他自己,半生的时间都用在了修炼上,现在却又要从头开始,自伏龙殿醒来之后,又随陈素走上了未知的前途,这一切又是为何,难道只是六角魔蛇害的么?师尊陨落,众师兄弟也被禁制在了封印之中,可六角魔蛇又为了什么呢?它本已是天地间自由自在的强大存在,为什么非要去冲闯夜坤山?

太多的想不通,木贤又似乎忽然间明了什么,无论六角魔蛇是因何而来,但是如果它冲破封印,那非但师尊的陨落变得没有价值,他的师兄弟们也将彻底的变成任其操纵的傀儡,所以他一定要在六角魔蛇破封之前,找到将它彻底封印的方法。陈素都能不顾危险的挑战机缘,他又怎能落于一个晚辈之后。

想明了一些事情,木贤自嘲的一笑,或许是在伏龙殿中呆的久了,整个人都怠惰了吧。

“公子,等你我再见之时,不知道你会达到一个什么样的境界,我可是很期待的啊。”説罢,木贤迈步走向洪池,来到池边,他纵身一跃,落在了一处石台之上,而后也进入了修炼之中,洪池中缓缓升起的雾气,在这一刻,化作温顺的元能,如两道白龙一般,钻进了木贤的鼻孔之中。

泰州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泰州治疗白癜风哪家医院好
泰州治疗白癜风医院
泰州白斑疯医院
泰州白癜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