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建宏在中国踢足球出路狭窄比当高官都难

2019-06-13 09:41:34 来源: 遂宁信息港

刘建宏:在中国踢足球出路狭窄 比当高官都难

中新北京7月6日电(赵彧) 一场旨在为中国足球探寻出路的“中国足球发展论坛”昨天在京闭幕。日本足球代表,国内媒体专家以及韦迪等足管中心领导出席,大家共同探讨了中日足球的差距、中国足球的未来之路和该如何汲取日本足球文化中的精髓等问题。  川渊三郎:一部《足球小子》激发无数日本少年足球热情  日本足协名誉主席、J联赛创始人川渊三郎简单回顾了日本足球的起步:“1978年日本学校正式把足球作为了体育课程, 1981年日本动漫《足球小子》的问世,令此前许多选择棒球的青少年开始转向足球,比如说中田英寿、中村俊辅等等,他们都是受到了动漫的影响开始踢足球的。”川渊三郎不无幽默地说:“中国就没有。”如今中国火爆的动漫是《喜羊羊与灰太狼》。  “日本全国规模的青少年比赛非常多,而中国似乎没有那么多,现在日本有全国少年足球大会,从1977年到现在一直在举办,每年都是几千个俱乐部进行地区预选,这是一种循环赛,弱小的球队也能打很多场。”川渊三郎说。  75岁的川渊三郎言辞风趣,喜欢开玩笑,一时兴起还会在写字板上用中日两种语言写下“胜利”,其中他不止一次提到的一句话就是“这个中国没有”,足以说明他对中国足球现状的了解。  川渊三郎介绍,早在1918年日本就建立了一个全国高中锦标赛,已经有90多年的历史了,比日本足协成立的还要早,“每年大概有4000个学校参加,先在各个督道府进行预选,之后在中央大会进行比赛。那个年代没有人希望代表日本到国外参加比赛,都只是想在日本国立竞技场参加比赛......这个,中国好像没有。”  中西大介:做好每个细节 努力让管理制度化  日本职业足球联赛秘书长中西大介对日本足球职业化以来,从吸取欧洲职业联赛经验、J联赛的日常组织管理、处罚与准入制度以及联赛的市场营销都做了较为详细的阐述与分析,给我国足球的发展提供许多具体的参照模式。  例如,谈到J联赛的收入与经营,中西大介称他们在营销方面做了许多工作,“我们联赛的播放权和赞助权,经过俱乐部有一定的分配。26个地区可以对J联赛播放权进行统一的管理和赞助。我们的很多小的俱乐部组织做得很好,有很多产生了能够参加正式大赛的选手。J联赛播放权大概有50亿日元,我们的赞助是40亿日元左右。一共有125亿日元联赛收入。我们把这些资金统一管理起来,然后建立起很多和当地结合密切的俱乐部。”  对于联赛的主体、各俱乐部的管理经营者,中西大介一直通过培训的方式来分享成功与失败的经验,“关于俱乐部经营者GM讲座培养。这方面我们进行了各种各样的尝试,在这18年中我们经历了各种失败经验的教训。我们发现有很多的案例,我们那么怎么样把它变成某种形式,做出来更加地清晰,让大家借鉴,这也是我们非常宝贵的资料。我们称之为GM讲座。”  他还说:“这里面有市场营销,还有如何控制现金流,我们应该用什么样的平衡方式,以及用多少球员,怎么样去进行投资,然后再进行运作等等,这些东西在GM讲座中都有讲到。”  刘建宏:在中国踢足球比当高官都难  今天下午的圆桌讨论中,央视名嘴刘建宏的一番话引得众人频频点头:“我觉得根本的原因是踢球的孩子在中国没有出路,目前中国的职业足球只有16支的球队,换句话说只有600多个就业机会。这600多个就业机会里,还要拿出大概不到100个名额给了外援,只剩下500多。所有的孩子只竞争这500多个位置,这比考大学、当博士,甚至比当更高层的领导都难,只有这么一个狭窄的出路,中国人是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去踢球的,这太危险了。”  刘建宏还帮足协想到了一个解决途径,就是组织企业的队伍,比如大连有造船厂队,很多辽宁队、大连队的队员都会来到造船厂踢球,“如果说我们有一个1000支企业队构成的大规模的联赛体系的话,那么就对我们的退役球员、二线队、升不上一线队的球员提供了非常好的机会。”  韦迪为川渊三郎找创可贴   75岁的川渊三郎正在主席台上做精彩的演讲时,突然发生意外,手腕划不慎被写字板的金属边缘划破,血留不止,但川渊三郎并未停下来,用手抹了抹,继续开讲。此时,坐在排的韦迪个站起身,大步走到后排的工作人员处,而后排的工作人员还不知发生了什么,韦迪便用压低声音告诉她需要创可贴,看到工作人员去取,才放心回到自己的位置。  当创可贴和热水送到川渊三郎面前时,台下掌声一片。

小程序平台系统哪个好
指甲白斑
微信公众号怎么做商城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