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剑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回洛城

2020-02-15 18:04:54 来源: 遂宁信息港

九天剑主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七章 重回洛城

“白夜,边境洛城白家子弟,为白家白辰之子,年不过二十。据说白夜在两年前一直未能觉醒天魂,乃洛城笑柄,后来与同从洛城走出的叶倩于擂台比斗,二人交手时,白夜展现了六重天上的饕餮天魂,将已是双生天魂者叶倩击败,名动洛城”

一名穿着黑服戴着冠帽的侍从单膝跪在地上,冲着上头华椅上的人恭声道。

“我记得当初圣院曾派人前往洛城招揽叶倩,为何没有将白夜一并招入圣院门下?”上头的太子淡淡问道。

“这个”

下头的人面露迟疑

“嗯?”太子那微闭着的眼轻轻睁开。

那人浑身一颤,忙低声道:“当初白夜与叶倩发生矛盾,激战之后,已势如水火,负责招揽的圣院先师殇龙在二人之间难以抉择,最终选择了潜力更大的叶倩,至于白夜便只能放弃。”

“殇龙作为先师,代表圣院前去招揽,却犯下此等错误,着实无能。”

“叶白两家恩怨多年,到了白夜这也不能幸免,加上叶倩天赋异禀,拥双生天魂,不可一世,自然不会将白夜放在眼里,更不会与之同院相处,将二人招入圣院太过困难。殇龙受叶倩鼓动,欲杀白夜,后被绝魂宗宗主莫青侯所救,殇龙修为被废,带着叶倩狼狈而逃,而白夜也自然而然的加入了绝魂宗!”那人又道。

“是吗?”太子凝思了片刻,突然问道:“绝魂宗覆灭后,我们追寻了许久,依旧不见潜龙戒之下落,你说这潜龙戒会不会在白夜手中?”

那人想了想,点头道:“绝魂宗精锐弟子死伤殆尽,却无一人拥有潜龙戒,唯独内外门弟子我们没有追寻,不准殿下所虑或有可能,莫青侯将戒指传给了内外门弟子也不定!”

“这个白夜,凭空出现,且拥有三生天魂,难道他是什么惊艳绝伦的天才?不可能,一定是因为潜龙戒的缘故!马上派人调查调查!”

“是。”

“如今形势大变,已不能按照原计划行动,那边暂且稍安勿躁,待那事结束之后,再做定策。”

“陛下对殿下您甚是防范,五日之后的事情我们怕是参合不进去啊。”那人小心道。

“放心,我已经安排了人,五日后的行动,必须要二十人参与,陛下会从大比之中挑选出十人,剩下的,只能从宫中选取,这十个名额,就是我们的机会。”太子重新将眼睛闭上。

下头的人沉默不语。

“退下吧,我要修炼了。”

“属下告退。”那人拜了拜,缓缓退去。

“慢着!”这时,太子喊了一声。

“殿下还有何吩咐?”

“去趟圣院,将殇龙的首级取下,送至辛不绝那,告诉他,圣院不要留废物!”太子淡道。

那人眼神一紧,抱了抱拳,退了下去。

此次大比,受益最多的莫过于藏龙院。

白夜获得大比第一,名动大夏,更被册封为异姓王,震惊了无数人,藏龙院背靠这位异姓王,谁人敢动?

而对比于藏龙院,受损最为严重的则为圣院。

圣院双生天魂天才叶倩陨落,陈沧海、张轻红等诸位高手纷纷脱离圣院,拜入藏龙院,圣院名声受损不说,实力更是锐减,尤其是大比第二的林正天,此等惊艳之辈,在圣院内竟籍籍无名,着实令人心寒,故而张轻红、陈沧海脱离圣院,很多人也在猜测是不是因为圣院对林正天不公平的待遇所致,一些刚加入圣院的弟子们也颇为动摇。

镜湖旁,楼阁前,辛不绝盯着平静的湖面,眉头紧锁。

这场大比,他本信誓旦旦,两百名圣院精锐参与大比,到最后连一个进入第三轮的人都没有。

他,成了最大的输家。

“绝魂宗藏龙院白夜”辛不绝呢喃着。

“辛院长。”

这时,身后响起一个散漫的声音。

辛不绝转过身,身后立着两人,一人穿着黑服,戴着冠帽,一人仆从打扮,手中是个托盘,盘子上放置着锦盒,黑布盖着。

“是张大人啊,殿下派你来的吗?”

“殿下让我将此物送于辛院长。”那人道。

“是何人首级啊?”辛不绝不冷不热道,他已嗅到盒子里散发出来的淡淡血腥味。

“辛院长打开便知。”那人眼里泛着笑意。

辛不绝面色微凝,掀起黑布,将玉盒打开。

里头,赫然是殇龙血淋淋的人头

辛不绝盯着那可怖的人头好一会儿,将玉盒合上。

“殇龙修为尽失,为何还要取之性命?”

“殿下对此番大比很不满意,殿下交代,他不养废物,也希望圣院不要留些废人。”那人笑了笑,转身离去。

辛不绝目光冰冷的看着离去之人的背影,久久没有出声

藏龙院内,一片欢声笑语。

为庆祝白夜获得大比第一,言风特地联系了几家酒楼,派了一批擅长做魂膳的厨子在藏龙院武场置办了一场浩大的酒宴,并邀请了音家、洪才学院、紫星学院一众人。

白夜、沉红、林正天、陈沧海、张轻红、音血月、李慕白、莫剑等人坐于一桌,喝了个天翻地覆,大醉而归。

夜里,白芷心扶着白夜回到了修炼阁,要是往常,他肯定又在林子里度过,只是龙月消失了一段时间,林内一直空荡荡的。

白夜以前虽然喝酒较少,但认识沉红之后,酒量上涨,这么一通下来,人也只是微醉。

两兄妹坐在阁室里低语闲聊着。

“哥,恭喜你了,如今整个大夏,没人不认识白王白夜了。”白芷心扶他坐下,温柔说道。

“白王白夜?”白夜苦笑了笑:“我根本没打算做什么王,陛下无缘无故册封我为异姓王,怕是另有目的。”

“什么目的?”白芷心问。

白夜摇了摇头:“五日之后,便可知晓。”

白芷心没说话。

第二日一早,皇宫再度来人,是一系列册封仪式,过程繁琐。

册封之后,按照惯例,白夜必须要去属地露脸。

虽然五日之后要前往大殿觐见圣上,但以蛮马脚程去一趟洛城,时间足够。

如今叶倩身死,只怕洛城局势也会变化,白夜心忧父亲,也考虑先回去一趟。

册封仪式一结束,在与言风等人知会一声后,白夜与白芷心便马不停蹄的朝洛城进发。

一路上,白芷心显得心事重重,极为不安,虽然她没说,但白夜瞧的出。

“芷心,你不必担心,看在你的份上,我不会杀他,但是他背叛白家,转投叶家,与叶家人勾结迫害白家之事,不能就这么算了,我会把他交给爷爷,按照白家家规发落。”

“只求哥哥饶他一命”白芷心低声道。

白夜点了点头,鞭子一抽,胯下蛮马狂奔。

蛮马的脚力持久,且体型硕大,蹄有倒钩,翻山越岭如家常便饭。

不出半日,白夜便临近了洛城。

封王之事还未传至洛城,诏令使者也在路途之中,比起脚程,白夜要稍快一筹。

二人自绝魂宗一事后,已隔两年没有回到洛城,看到那座古朴的城池,一股莫名的亲切感涌上心头。

洛城外人头攒动,流动的小贩,全副武装的魂修,还有一些嬉闹的孩童。

白夜与白芷心骑着蛮马靠近,吸引了不少目光。

蛮马硕大,体格强壮,比普通马大上一圈,小小洛城可看不到。

“咦?芷心小姐?”

这时,一记惊讶声音传入二人耳中。

白夜顺声望去,便看几名年轻的魂修朝这边走来。

这几人身着华丽,衣衫得体,像是洛城大户人家的子弟。

“是秦卞公子啊,好久不见了。”白芷心恢复以往的淡然,微微颔首。

“芷心小姐,我听说绝魂宗乃他国奸细,被铲除之后,宗门内的弟子四处逃窜,你也不知下落,有人说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还活着,真是让人意外。”

旁边一名浓妆艳抹,身材凹凸有致的女子用着尖锐的口吻笑道。

白芷心脸色微变,低哼道:“是楚婼啊,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我去了王都,并拜入了圣院门下,参与了王都大比。虽然没取得什么光辉的成绩,但也比在这小城要强得多。”

“你的意思是说我们只会窝在这小城里?”那叫楚婼的女子毛了。

“哎哎哎,婼儿婼儿,别闹!”秦卞连忙拉住楚婼,充当和事老。

“咱们与芷心好久未见,该说些开心的话,她现在相安无事的站在这里,我们应该替她高兴!更何况,芷心加入了圣院,乃天赐之福,作为她的朋友,我们脸上也有光不是?”

这秦卞倒好会说话。不过想来也是,他们得知白芷心已是圣院弟子,多多少少还是会顾忌的。

楚婼也没料到白芷心居然入了圣院,脸色变得难看。

“芷心,你入了圣院?多久了?”旁边一人问道。

“入了一年有余了,不过我现在已经从圣院退出

,加入了藏龙院。”白芷心又道。

此言落下,众人刚刚变得复杂的脸色立刻僵住了。

“你加入了藏龙院?”

“那个快要倒掉的学院?”

“你居然放弃了圣院,去投那个穷途末路的学院?你是不是疯了?”秦卞愣道。

“穷途末路?”

白夜与白芷心对视了一眼。

“我听说藏龙院第一人莫剑被人斩了一只手,李慕白被废修为,藏龙院人才凋零,即将被瓜分,你本是圣院之人,不好好留在圣院,反而加入藏龙院,你这不是舍大取小吗?真是愚蠢。”楚婼冷笑。

秦卞讪笑了笑,也懒得说话了,藏龙院?虽然是王都学院,但他打心里看不起。藏龙院的没落,可是连洛城人都知道的。

“芷心,回家吧。”

白夜看也未看这些人,淡淡说道。

但就在这时,白芷心胯下的蛮马突然嘶鸣一声,躁乱而动。

有人对着蛮马狠狠轰了一拳!

白芷心猝不及防,差点从马背上摔下。

“哈哈哈哈”

看到白芷心那窘迫的样子,以楚婼为首的几个人捧腹大笑。

白夜皱了皱眉,盯着楚婼几人,淡道:“谁做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