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剑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分舵_1

2020-01-16 23:06:09 来源: 遂宁信息港

云水剑 第一百八十三章 分舵

刀光现,热血涌,生命即逝;触逆鳞,为红颜,一往无前

叶九重收回寒刃,转过身形,俊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意,柔声对婉儿说道:“小妮子,你刚刚也听到那人的话了吧,作为叶盟现在暂时的当家,找一个圣门分舵还是不难的吧。”

婉儿心中微动,望着那倒在血泊中二人,又偏过臻首,凝视着脸上带着温暖笑意的男子,不禁心中泛起寒意。直到此时,婉儿才真正意识到她的九重哥哥真的变了,谈笑间便能痛下杀手,取人性命,唯一不变的是面前的男子依旧十分爱护她。念及此处,婉儿双颊泛起一抹酡红,微微颔首,娇声道:“当然,我到底把叶盟所能覆盖的范围都做了研究。”

叶九重轻笑一声,伸出手指点了点玉人的秀额,调笑道:“是……是……我的大盟主最厉害了,还等什么呢,你这妮子,那就走吧。这圣门都把分舵开在眼皮底下了,我们也不能坐视不理,正好可以作为对圣门的回应。”

话罢,二人便是登上了马匹,一抽马鞭,便是疾驰而去。路途上,叶九重问着婉儿前方城镇的情况,而婉儿一一作着回答。

叶九重稍稍沉吟,似是想起什么,便是疑道:“婉儿,刚刚我问你从那二人话语中得出的结论,那个圣门分舵的地点在哪,你怎么总用别的话语搪塞,要么就是岔开了话语?”

“啊……”婉儿身形一颤,俯在马匹上,不敢抬起头,鹅颈酡红,微张着樱唇,欲言又止。

“咦?”叶九重望着婉儿这般形态,心中一动,倒也来了兴趣,继续追问道,“你这小妮子,到底有什么难言之隐?不就是圣门的分舵吗,至于如此难以启齿吗?”

婉儿似是下定了决心,美眸一闪,便是银牙轻咬,秀眉紧蹙,恶狠狠地道:“九重哥哥,不要问了到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现在我们先去叶盟的分部,改下装束。我记得前面是‘平遥镇,,应该是东方家的地界了。”

叶九重望着玉人那局促的神情,心中微动,对于那圣门分舵更加有了兴趣,能让堂堂叶盟代盟主如此躲闪,想来不会令其失望,便是轻笑一声,道:“那我就跟随你去看看,看看那圣门分舵到底是何种三头六臂,竟然让我们的大盟主还要装扮一番。”

婉儿听得叶九重的调笑之声,双腮潮红,目露冷光,但也无可奈何,唯有偏过臻首,沉默不语。

二人一路疾驰,风尘仆仆。约摸两个时辰之后,道路变得宽阔起来,叶九重凝眉望去,便是看到了些许人烟,想来就快到达那‘平遥镇,了。

“嘘”婉儿停下坐骑,仰首凝视着石匾,娇笑一声,便是骑着马缓缓步入镇内。一旁的叶九重也顺着婉儿视线望去,便是见到“平遥镇”三个大字,随之凝视着婉儿的背影,自语道:“这便是‘平遥镇,啊,不知那圣门分舵到底有什么让婉儿如此忌惮?”话罢,其便是跟随婉儿,也是骑着马,缓缓进入镇内。

待二人转过几个街角,婉儿便是领着九重在一处典当铺门前停下,门口的杂役眼神不错,见来到门前的二人衣冠楚楚,仪表堂堂,便是慌忙上前接待。婉儿也不多话,从袖口内掏出一枚令牌,交予杂役,杂役接过,凝眉一看,便是神色微变,看向婉儿的眼神里多了丝敬畏,其便是恭敬地把令牌交予婉儿,接过二人的缰绳,放置马匹。

那名杂役又喊过一人,吩咐了一番,便是牵走了马匹,令那人领着婉儿二人。那名后来的杂役神色极其恭敬,显然已是被嘱咐过了,要好生伺候着,其便是领着二人步入了典当铺。叶九重望着婉儿如此明目张胆地昭告自己的到来,有些不解,微微皱眉,满怀疑虑地跟随着婉儿进入当铺内。婉儿俏脸带笑,玉手交错着放于身前,神态端庄地走着,似乎并没有感到不妥,而这一切并没有逃脱另一侧一双凌厉的眼睛。那人眼神微凝,稍稍沉吟,便是冷笑一声,随即隐去。

婉儿二人跟随杂役进入了后堂,迎面走来一位满面风霜的老者,那人见到婉儿进入,便是紧迈几步,缓缓俯身跪拜,口中恭敬地道:“东方家东方辉拜见南宫小姐。”

婉儿展颜轻笑,恰似百合绽放,清纯美艳,其身形微颤,便是放出一丝内力,抬起了刚欲下跪的老者,淡声道:“东方老人家莫要多礼,叶盟正在风雨飘摇之际,难得你们能不离不弃,我南宫婉儿感谢你们。以后你会明白东方家的选择没有错,叶盟的盟主是没那么容易就身亡的”

老者心中大惊,看那婉儿年纪轻轻,不过二八芳华,便有如此内力,实在令人惊奇,更是坚定了信念,高声道:“谢南宫小姐,东方家上下任凭差遣不知南宫小姐突然前来,是为了……“

话音一落,婉儿一改刚刚的温和,便是沉下俏脸,沉声道:“呵呵……任凭差遣?那圣门分舵就在你们一旁,这是为何?你能解释一下吗?”老者一惊,微微沉吟,便是望向一边自己的副手,便是问道:“东方隐,这是怎么回事?我回东方家一月,难道这里就变天了吗?”

“哈哈……”被唤作东方隐的男子突然大笑,拔出了宝剑,杀气腾腾,凝声道,“真亏南宫小姐能找到这里,现在你们插翅难逃了。兄弟们都进来吧

“东方隐,你这是做什么,难道要造反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东方辉老人攥起拐杖猛然击向地面,随即环顾四周,见到这么多的东方家的弟子,大呼道,“你们……你们是要陷东方世家于不义啊”

婉儿冷眼望着东方家人的嘴脸,嗤笑一声,娇声道:“真是谢谢款待了东方老者,莫要与他们说了,他们定是投靠了圣门,杀了便是,想来东方家主也是赞同的。那么这次,我们就越俎代庖了,为东方世家清理门户”一旁的叶九重早已攥寒刃于胸前,全神贯注,随时准备出手。

老人又望了望东方隐的面庞,便是哀叹一声,眼神微凝,举黑木拐杖于前,凝声道:“还请南宫小姐对付其他人,老夫要亲手抓住这个叛徒我东方家还未衰弱到要南宫小姐为我们清理门户的地步”

沙坪坝人民医院
渭南市第一医院
成都市正规牛皮癣医院
杭州治妇科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山西哪家好
本文标签: